不忘初心 建设有温度的百姓银行——专访湖南省联社党委书记赵应云


湘江北去,百舸争流。进入5月下旬,初夏的湖南长沙处处生机勃勃、热火朝天。

见到湖南省联社党委书记赵应云时,距他上任还不足三个月。此前,他曾先后担任湖南中方县委书记,怀化市委副书记、市长,永州市委副书记、市长。

如果以他到任省联社的2月25日为分界线,湖南农信有前后两个标志性的时间节点引人关注:2019年1月23日,随着岳阳巴陵农商银行正式挂牌营业,湖南省农信社产权制度改革全部完成;5月10日,全省农信系统改革与发展大会在长沙隆重召开,赵应云在会上作主题报告,强调了在新形势下战略谋划和战略引领的极端重要性和紧迫性,明确了湖南农信系统改革发展的新思路、新框架、新规划,湖南农信开始新的征程。

目光炯炯、声音洪亮,这是赵应云给《中国农村金融》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但更令人想探究的是,从主政一方、为父老乡亲生计奔波操劳的地级市市长,到全省资产规模最大的金融企业掌舵人,他如何迅速完成角色转换?如何在短短不到三个月时间内,推动和主导拿出一份关乎湖南农信前途和命运的战略规划?而这张新战略蓝图的内涵和逻辑主线是什么?

针对这些问题,在近三个小时的访谈中,赵应云对《中国农村金融》记者深入解析了他对湖南农信改革发展的战略思考和谋划。

赵应云坦言,初入农信的门道很忐忑,肩上更有一份沉甸甸、充满挑战的担子,一直在想湖南农信何处去、怎么办的问题。但从当市长到办银行,角色的转换也让他更能深刻领悟经济和金融的共生关系,准确把握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质规律,工作起来多了一份坚实的底气。

对于自己现在的身份坐标,他这样定位:“我既当过官,又做过僚,现在我既不是官,也不是僚,而是一名金融企业的管理者,一切都要向企业化、专业化、职业化的方向走。”

对于湖南农信的未来,他脑海里更有一张明朗清晰、充满期许的蓝图。他说:“省联社和农商银行是命运共同体,4万名湖南农信人正以党建为引领,以质量为主导,坚持做小做散做透,朝着建设有温度的百姓银行的愿景和目标奋力奔跑,把农商银行办成老百姓信得过的良心银行、放心银行、贴心银行。”

而对于这张蓝图的底色和底蕴,赵应云也给出了坚定的回答:“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农信人要有情怀、有责任、有担当,我们就是走得再远,都不要忘了初心,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忘了最终目标在哪里。”

把脉定向,谋划湖南农信发展新方略

《中国农村金融》:在省联社党委书记这个岗位上履职至今还不到3个月,从市长到湖南农信领路人,您如何迅速完成这种角色转换?

赵应云:由市长成为一家金融企业的主要负责人,过去在湖南应该说没有先例,我自己这种经历的转变,恰好比较生动地诠释了经济和金融关系,也可体现出湖南省委、省政府把经济工作和金融工作看得同等重要。

在做市长时,我感觉除了时间不够用,还最需要资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搞经济建设不能玩空手道,需要实实在在的金融支持。所以,当时我很重视并不断推动金融生态建设、政银企三方合作等工作的开展。

现在,服从组织安排来到了省联社,我还是坚持一个观点:金融的出现、存在和发展有它必然的逻辑。作为一家提供金融服务的企业,湖南农信必须思考自身存在的基础和服务的目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到省联社后这段时间,我最大、最深、最直接的感受,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经济和金融两者共生共荣。金融工作时刻离不开经济工作。金融如果离开了经济,就无法生存。金融如果不为经济服务,就失去了职能。

在做市长时,我把做好经济工作作为履职的重点,到了省联社,如何做好金融服务成为我肩上的一份担子,责任和任务一点也不比做市长轻,从某种意义上讲可能还更重。既然组织上让我挑这副担子,我就要想办法、花时间、下力气把它挑起来。

《中国农村金融》:全省农信系统改革与发展大会的召开,在湖南农信员工心中引起了强烈反响。我们感兴趣的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您是如何推动完成这项重大工作的?

赵应云:到省联社后,我一直在想湖南农信怎么办的问题。要领着大家一起干,得摸清情况、拿出想法、理清思路。推进工作的过程,在一定意义上就是解决问题的过程。怎么找到问题、把准脉搏?关键要靠调查研究。

所以,从来的第一天开始我就从调查入手,首先和省联社的同事们进行了交流,做一些基本情况的摸底,但这还不够,在全省农信系统改革与发展大会召开之前,我又跑遍了14个市州的省联社办事处、城区农商银行和十几家县域农商银行,基本上是一路走、一路听、一路说、一路想,哪怕就坐在车上打盹,脑子仍然在转,力争通过调研了解情况、把准脉搏、提出思路、解决问题,和大家一起推动湖南农信事业的发展。

至于召开全省农信系统改革与发展大会,实际上我到任不久就提出了这个任务。这种会以前没开过,为什么要开?怎么开?主要有三个考虑:第一,农信系统从昨天走到今天,还要走向明天,在当前时点上有必要大家一起来回顾总结,去粗取精,传承发扬。第二,提倡政治家办银行、要做识时务者。目前国内外、省内外经济金融形势不确定性、不平衡性、不稳定性的因素很多,不能只顾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有必要大家一起来研判形势,摆脱困局,增强对大局的把握能力。第三,立足于战略层面对湖南农信系统做一个基本的定位,用科学的战略目标来进行战略谋划和战略引领极其重要。我认为,湖南农信应该做一家有目标、有未来、有前途的金融企业,这支4万人的队伍,应该成为一个有情怀、有责任、有担当的金融团队。

命运共担,建设有温度的百姓银行

《中国农村金融》:在如何处理好省联社和农商银行的关系方面,自农信社深化改革十多年来各方一直在不断探索。您在全省农信系统改革与发展大会上提出“省联社和农商银行是一个命运共同体”,这个概念如何理解?

赵应云:我们的工作谋划必须是站在统揽全局高度的战略谋划。我认为农信系统从全局上要处理好几个重大的工作关系。

首先,要处理好省联社和农商银行的关系。省联社包括办事处与农商银行,我一直将其视作一个感情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工作共同体,说到底,是一个命运共同体。省联社的目的,是按照行业管理的性质,把农商银行管好。农商银行的目的,是把自己做优做强。从行业管理的性质和意义来讲,省联社是服务者,农商银行是服务对象。农商银行要做优做强,除了自身努力,客观上需要省联社的支持。当前学界包括一些社会舆论存在一个误区,总认为省联社和农商银行是两个主体,甚至是两个割裂、对立的主体,这是不对的。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省联社作为我国农信社管理体制改革中的一种过渡性安排,其履职方式可能还需要进一步完善,但履职方式的完善,不等于省联社对农商银行指导性的管理服务不应该、不能有。

当前,省联社改革成为公众比较关注的话题,我们不仅不能回避,而且必须做改革的积极推动者。无论如何,改革的初衷和设计,是为了把省联社改得更好,为了把农商银行改得更强,为了把省联社和农商银行的关系改得更顺。对此,我认为有四个方面的基本遵循。一是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对农信社改革的政策精神走。二是按照省委、省政府的部署要求走。三是根据各省联社的实际情况走。四是跟着农信系统广大干部员工的呼声走,他们最清楚怎样改最有利。总之,改革没有回头路可走,而且产权制度改革还必须深化。同时,应坚持实事求是、积极稳妥的原则,选择适合各地实际的改革思路和模式。之所以提出“命运共同体”,就是要朝着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去推动省联社和农商银行的改革,形成省联社和农商银行更强的整体性。

第二,处理好农信系统和监管部门的关系。在当前形势下,监管部门充分履行专门、专业的风险监管职能不可或缺,有利于农信系统完善体制机制、规范经营管理、更好防控风险。我们要主动、自觉地接受监管,争取更多的指导和支持。

第三,处理好农信系统与地方党委政府的关系。农信系统是党和政府联系广大农民的重要金融纽带。前不久我去邵阳市调研,9家农商银行所在地的县委书记、县长都来和我见面,我非常感动,也真切体会到地方党委政府和农信系统的关系,实际上体现了经济和金融的关系。基于这种关系,我们正在建立全省农信系统与地方党委政府的合作机制和协作平台。一方面,农信系统要把地方党委政府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另一方面,通过我们的努力,让地方党委政府把农商银行当作自己的银行,更多地支持农信系统的工作。

处理好这三大关系,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通过监管部门、地方党委政府、农信系统形成合力,共同推动湖南农信朝着“建设有温度的百姓银行”的方向走,这是我们的发展愿景。

《中国农村金融》:现在全国各地很多银行也都提出了自己的发展愿景,常见的有“某市(县)人民自己的银行”。“建设有温度的百姓银行”的提法让人眼前一亮,它的内涵是什么?

赵应云:我们没有抄袭任何别的银行的定位,我个人认为“建设有温度的百姓银行”这个定位是比较准的。自到任之后,我一直在琢磨湖南农信系统、农商银行的定位问题。我始终有个观点:农商银行做得再好,也不可能成为别的银行,其永远只能做全省唯一的农商银行。农商银行应该有自身独特的定位,这个定位不是要搞高大上,反而恰恰要接地气。要回归本源、回归初心,最最重要的,是要回到当初农商银行为什么产生、为什么成立、为什么能够发展的原点上去。守住这份初心并不容易。现在很多人都想做非主业的东西,只想跟着老板走,不愿跟着老乡走,一心求大求快。越是这么做,越是做出问题。

什么叫主业?存贷业务就是主业,服务“三农”就是根基,做小做散就是定位。这对于农信社、农商银行是千真万确的不变真理。什么叫有温度?就有情怀、有责任、有担当,这也是过去农信社的好传统。什么叫百姓银行?就是老百姓信得过的良心银行、放心银行、贴心银行。我们跟老百姓的距离最近。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和发展根基,决定着我们未来的前景和潜力。所以,我也一直强调,我们就是走得再远,都不要忘了初心,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忘了最终目标在哪里,千万不要盲目跟着别人跑、被人牵着鼻子走,搞得眼花缭乱,晕头转向,只有坚持支农支小不动摇、坚持存贷主业不动摇,我们的定位才能真正落实,我们的路子才能走得稳走得好。

《中国农村金融》:提出这个愿景,跟您个人的成长经历有什么联系?

赵应云:我成长在农村,对农村的情况比较了解,对农村也很有感情。农村市场具有巨大的产业发展空间,但现在最缺高质量金融服务的,也恰恰是农村。所以我经常对湖南农信系统的同志讲三句话:第一要经常下农村。第二要虚心学农业。第三要真情爱农民。

其实这里头蕴含着非常重要的道理——“以小见大”。小业务有大文章、大市场、大情怀、大担当。前不久我去浙江实地考察学习了桐庐农商银行和台州泰隆银行,他们都以做小微金融服务见长,都做出了规模,做出了特色,做出了品牌和竞争力。我们湖南农信的浏阳农商银行也有个理念:小额存款最稳定、小额贷款最安全。其实,小额不会出大风险。不仅存款做小,贷款做小,不良贷款更要做“小”,防止重大风险问题发生。

“以小见大”靠什么?你看湖南农信的logo中有一个非常像稻穗的图案,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深入骨髓的记忆。那时家里穷苦、兄弟姐妹多,有时白米饭都没得吃。为了找饭吃,在稻谷收割、脱粒的时候,我们把遗落的稻穗一根一根地捡起来,放在篮子里再拎回去。我觉得农信人做业务也要有捡稻穗、颗粒归仓的精神。只要我们下沉重心、做实本土、做透小额、精耕细作、全面覆盖,就一定可以牢牢占有农村这个巨大的市场,真正成为有前途的地方金融机构,真正成为普惠金融的排头兵。

所以,我们正在全面清理和整顿涉农贷款特别是大额贷款,一定要把偏离主业和定位的倾向扭过来。当然,这里也涉及理念转变的问题,既要在农村普及、宣传金融知识,转变农村老百姓的传统观念,也要转变农商银行的产品、服务和管理理念,优化客户结构,多研发针对年轻人群体消费需求的金融产品。

总之,我们正朝着“建设有温度的百姓银行”的方向迈进,真正办成让老百姓点赞的民生银行。在这方面,我期盼湖南农信发扬经世致用、敢为人先的精神,为全国农信的改革发展事业作出积极的探索和有益的贡献。

坚定执着,在高质量发展中守住风险底线

《中国农村金融》:作为一家金融企业,湖南农信既要服务实体经济,又要守住风险底线,在您看来,应如何处理好服务地方经济发展和风险防控的关系?

赵应云: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特别是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务。从内部看,首先,防范各类金融风险特别是不良贷款的风险,强化员工的风险意识是个重要前提,如果事前不知道会出什么风险,那就是最大的风险。其次,要靠机制防风险,做实贷款“三查”,优化制度和流程,做到“管住人、看住钱、扎牢制度防火墙”。第三,处置风险要实事求是,不搞简单化、一刀切,避免处置风险而引发风险。从外部看,要尊重金融工作的规律和规则,不能简单地用行政化的手段去推动,金融服务经济,既要倾注全力,又要守住原则,既要义不容辞,又要依法依规。

事实上,我特别强调处理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一些人讲到稳增长就为防风险找理由,出现脱责倾向;一些人讲到防风险就为稳增长找借口,出现惜贷倾向。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前提,要在发展当中防风险,在防风险的前提下抓发展。发展上不去或风险下不来,都要付出代价。所以,湖南农信现在的业绩考核、工作评价等指标体系,都围绕抓发展、防风险这两个最重要的导向去设计和操作,如果用权重来衡量这两者的重要性,我觉得各占一半。处理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关键要坚持高质量发展的导向。高质量发展不可能不稳增长,也不可能不防风险。所以我们提出质量主导战略,特别强调把高质量发展作为农商银行的第一追求,而且通过一套经过专业测算的指标体系,将高质量发展指标化。从这个意义上讲,落实高质量发展,需要调整指导思想、指标体系和考核手段,真正形成导向作用。

《中国农村金融》:农信社改制成农商银行的时候,监管指标都是达标的,但现在少数农商银行又出现较高的不良贷款率,对此您怎么看?省联社在防控风险方面具体应发挥什么作用?

赵应云:银行本身就是经营风险的。首先,风险的形成,有些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有些人为能够改变。改制时农商银行的监管指标达标,只是通过各种手段处置了不良包袱,并不代表风险为零,所谓达标,也是在一定风险范围内的达标。其次,在当初改制的过程中,有的机构“手术”做得并不干净和彻底,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和风险没有得到完全暴露或解决。第三,农商银行的改制转型处在起步阶段,一夜之间变成现代金融企业也不现实,需要一个逐步成熟、规范的过程。第四,农业本来就是弱质产业,风险较高。第五,农信队伍整体的素质不高、合规意识不强。所有这些因素,都对不良的产生和控制产生影响。省联社应注重加强合规建设,完善制度规范,加强对风控的考核,强化用人的导向,促进风险逐步降低、业务逐步增长,可能还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步步为营、久久为功。

党建引领,确保农信事业朝着正确方向前进

《中国农村金融》:您提出要大力实施党建引领战略,确保全省农信事业始终沿着正确的政治方向。如何保证这个战略落地、切实发挥作用?

赵应云:我在全省农信系统改革与发展大会上提出实施党建引领质量主导战略,把党建引领放在了优先位置。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是推进农信系统工作的最高原则和根本政治属性,把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明确党组织在治理体系中的法定地位,是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的本质内容。

我个人认为,党建引领在农信系统中要重点发挥党委(党组)和党员领导干部的作用、发挥党的各级组织的作用、发挥各个党员的作用,实现党务工作和业务工作、党建文化和企业文化、党员感情与员工感情的深度融合。

为此,我在内部提出两个基本要求。第一,确保湖南农商银行4000多个网点,每一个网点至少有一名党员。第二,确保党的支部建在网点上,暂时达不到单独成立支部条件的,必须按照有利于开展工作的要求成立联合支部。同时,既注重把优秀员工培养成为新党员,又注重把党员训练成为业务精英,并且推动更多的“党员责任岗”“党员示范岗”“党员先锋岗”建设,挂牌、亮相、亮身份,形成关键岗位有党员把关、关键任务有党员担当、关键时刻有党员带头的良好局面。在外部,推动农信系统党组织与地方各级党组织形成共建模式,把基层治理体系纳入农信系统的业务体系,二者融为一体,借助地方各级党组织的力量和优势,实现农村金融服务全覆盖。

省联社党委领导下的湖南农信4万人的队伍,如果各级党委(党组)都能发挥龙头作用,各级党的组织都能发挥堡垒作用,各个党员都能发挥先锋作用,就能够实现农村市场寸土不让、城市市场寸土必争,就不愁农信的业务不发展,就不愁这支队伍的干部员工不成长,就完全可以把党建优势变成农信系统的改革优势、发展优势和竞争优势。

《中国农村金融》:湖南农信社产权制度改革已经完成,但跟您的期待或者跟现代金融企业的要求相比,还存在哪些突出的薄弱环节?

赵应云:按照现代金融企业制度的要求,农商银行只是开了一个产权制度改革的头,起了一个股份制改革的步,还远远没有完成改革。在这方面,我认为,农信系统和农商银行今后应朝着“三化”的方向前进。

第一,必须要越来越企业化。农信社、农商银行首先是企业,要转变衙门作风、转变官僚做派,聚焦企业管理,少琢磨人,多琢磨市场、产品和客户,讲求质量和效益。

第二,必须要越来越专业化。金融工作很专业,怎么样真正把握金融工作的特点和规律,把我们的工作能够做得越来越像金融工作,而不像别的工作,对农信系统来说是个重大课题,对我个人更是一个挑战。

第三,必须越来越职业化。要培养农信队伍对职业的忠诚、对岗位的热爱、对事业的奉献,真正扎下根。不能变成“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山望着那山高,只要有一点点蝇头小利或者小恩小惠,就改变初衷、动摇信仰。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注意培养一支学历高、年纪轻、综合素质好、发展潜力大的人才队伍,让他们在成长过程中获得更大的成就感,增强对农信事业的忠诚和热爱。人才队伍成长了,其实企业也就成长了。

在实现“三化”的过程当中,我们确实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整体素质不高、创新意识不够、管理方式滞后等,不利于我们要进行的科技转型、市场转型、管理转型。对此,必须做好“小、变、人”三篇文章,小,就是支农支小;变,就是与时俱进、改革创新;而人在整个转型的过程中是最关键的因素,要充分调动高管人员、中层干部、一线员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实现最关键也是最艰难的人的转型。

《中国农村金融》:您提到了观念、作风、机制的转变,提到了最为关键的人的转型,所有这些,是不是意味着要形成并内化为一种具有核心价值观的企业文化?

赵应云:是的,企业文化建设非常重要。如果没有一个共同的核心价值观把大家凝聚起来,整个系统就是一盘散沙,就没有整体性。如何让4万人的队伍朝着共同的愿景走?核心要靠企业文化的驱动。湖南农信的核心价值是“厚德立责、革故立新”。除了社会公德、家庭美德,更强调职业道德,强调责任担当,为老百姓守护好钱袋子。革故立新就是有所扬弃、推陈出新。经营理念是“兴农兴商、至诚至信”。服务理念是“客户至尊、员工至尚”。客户是我们的上帝,而面对客户最主要的群体是员工,所以要把员工当做企业的主人。通过这些企业文化元素的培育,把大家黏在一起、融在一起,真正成为一支团队、一个整体,真正引领事业发展、打造百年老店。

(摘自《中国农村金融》2019年第13期)

 


电话(传真):0731-82278700 | 客服电话:0731-96518 湖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 版权所有 湘ICP备 09022064号 本网站支持IP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