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三农’是我们的本分” 对话湖南省农信联社党委书记赵应云

点击数: 时间:2021-04-08 来源:金融时报

3月26日,长沙桃红柳绿,春光明媚。这一天距离赵应云2019年2月25日转岗湖南省农信联社,成为新掌门人,已过去两年。

当《金融时报》记者再次坐在赵应云面前,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赵应云不仅清晰梳理了湖南农信两年来的深刻变化,展示了他对“党建共创,金融普惠”的执着追求,更描绘了他心中的乡村振兴图景。

赵应云到任后的两年,正是脱贫攻坚啃硬骨头的两年,也是“十三五”走向收官的两年;而今年则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也是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元年。站在这样一个承前启后的重要节点,赵应云有哪些所思所想,又打算如何在湖南省农信联社信贷管理部荣获“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的基础上,带领湖南农信4万多名员工,在乡村振兴中再创辉煌,再立新功?

最大变化是人的变化

《金融时报》记者:自2019年2月25日到任至今,您担任湖南省农信联社党委书记已两年有余。两年间,湖南农信发生了很多变化,让您印象非常深刻的变化有哪些?

赵应云:这两年湖南农信系统确实发生了一些积极变化,就是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优、越来越稳。这其中,最大变化是人的变化。

一是农信队伍思想观念的变化。

农商银行是一家什么金融机构,该干什么,它的定位、初心、本源、使命,等等。两年来,大家想得更清楚了,也就是说,大家搞清楚了自己是谁,该干什么,走哪条路,感觉到农业、农村、农民是农商银行全部基因所在。我觉得这个方面大家的认识更加统一,行动也更加自觉,不再三心二意,无所适从。

因为如此,服务“三农”的意识得到了强化,正本清源的工作成效得到了进一步显现,对在全省农村推动的普惠金融这条道路高度认同。

在服务“三农”中做好普惠金融,是农商银行的基因工程、生命工程,也是未来工程。这种共识,让大家“以我为主”的信心增强了,业务发展中,不再盲目跟随,而是专注于如何巩固农村市场,怎样拓展农村根据地,如何扬长避短,做自己最擅长的。

第二个变化是精神状态的变化。

农信队伍以往没有长远规划,缺乏战略引领,存在零敲碎打、得过且过的心态。因为论科技实力、资本实力,都不如其它大行,在激烈竞争面前,总觉得是别人在挤自己的路,对农信机构到底该走向哪里,方向感不强,精气神不足,底气不够,甚至有点发虚。现在呢,大家对湖南农信更有信心,工作也更有劲头。

尤其是,通过对全省农信系统一些业务指标考核权重的调整,通过考核机制的创新,引导大家干事创业,引导大家树立业绩为王的思想,在全系统倡导奋斗文化,奋斗精神,奋斗的价值观,现在大家都充满了昂扬向上之气。一线员工,更是觉得农商银行未来可期。这是难能可贵的。

第三个变化是工作作风的变化。

我来后,提出三个下沉,就是网点下沉、业务下沉、感情下沉,提出建设有温度的百姓银行这个愿景,社会各界、全体员工非常认可。

温度从哪里来?我想,最最重要的是要走进农村,贴近农民,服务农业,在服务“三农”中体现温度和情怀。而“党建共创,金融普惠”主题活动,就是我们工作的重要抓手。我觉得,“党建共创,金融普惠”首先是一份情怀,就是要将农商银行业务发展跟基层治理深度融合,让农信人跟老百姓走得更近,贴得更紧,感情更深,真正感受到农村才是我们的广阔天地,服务“三农”才是我们的本分。

现在不是农信人“洗脚上岸”的时候,而是重新“脱鞋下田”的时候。我们的基层员工,现在不怕苦和累,不怕风和雨,走街串巷,走村串户,走亲串友。好多人牺牲了节假日,牺牲晚上休息时间,两眼往下看,双脚往下走。业务因为走,发展了;客户因为走,增加了;发展因为走,加快了。我觉得重心下沉,带来了作风的转变。这不是今天的创新,但应当是今天新形势下的一种回归,就是真正把过去那种“背包精神”在新形势下发扬光大。虽然科技金融是现代金融发展趋势,但科技永远取代不了人文,也取代不了精神和文化。我们过去老是说我们的短板在线上,但是线上不能离开线下,线下才是基础,没有线下辛勤付出,就难有线上重大突破。我们的员工通过走村串户走访,把客户当朋友交、把客户当亲戚走,进一步展示农商银行形象,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我们在传递感情的同时,也进一步感受到了老百姓传递给我们的温度。

第四个变化是风险防控意识的变化。

改制前的农信社,在风险防控制度设计、机制建立、队伍培养等方面,都不很规范。这两年,我们通过一系列制度和措施,转变了全省农信队伍的风险防控意识。一是风控意识上,大家普遍认识到防控风险是最大的天职,是最高的天职。二是把防控金融风险作为头等大事,作为一切工作的前提条件,作为所有年初部署工作的重中之重。三是持续不断完善风险防控机制。通过强化贷前贷中贷后管理,尤其是怎么化解存量,严防增量等方面,想了很多办法。这其中,考核指挥棒发挥了积极作用。

最有效衔接是全方位衔接

《金融时报》记者: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要坚决守住脱贫攻坚成果,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工作不留空档,政策不留空白。结合湖南实际,请您谈谈湖南农信如何贯彻落实这一精神?

赵应云: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后,党中央特别强调脱贫攻坚成果的巩固和拓展,要与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和推动有效衔接起来。这个有效衔接,不仅机制上要衔接,政策上要衔接,工作上要衔接,队伍上也要衔接。

脱贫攻坚期间,湖南省创造了以“一授二免三优惠一防控”为核心的、独具湖南特色的扶贫小额信贷新模式。其经验是,资金跟着穷人走,穷人跟着能人走,能人跟着产业走,产业跟着市场走。四“跟”四“走”的模式,从金融服务角度讲,体现为四句话,就是贷得到,用得好,收得回,可持续。

下一步服务乡村振兴,农商银行要继续保持服务“三农”这个主攻方向不变。乡村振兴不同于脱贫攻坚,金融服务模式不能照搬照套。乡村振兴的政治意义和社会意义,要求农商银行承担很大一份社会责任,但必须在政策性和商业可持续之间,寻求结合点、平衡点、连接点和共赢点。这就需要“两个多元化”机制保障:一是要有一个多元化的投入机制保障,就是财政资金、金融资本、社会资本、市场主体怎么投。在多元化投入机制中,要更多发挥市场主体和金融资本的作用。二是要建立起一个多元化的风控机制。由于乡村振兴周期长、面宽、投入大,涉农这块的投入,若满足各方融资需求,需投入相当规模资金。资金进去后,风险怎么防控?由农商银行一家承担不现实。这中间重要一条是,如何发挥财政资金的导向作用,以及如何发挥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在风控机制中,财政应当有导向性投入,而市场化风控机制中,要设法引入保险和担保。这样,各自分担不同比例的风险,乡村振兴才能获得更多资金支持。

乡村振兴是全域全覆盖的,领域很宽,产业发展、人居环境、基础设施等,都需要大投入,这是一项长期工程。所以我觉得,在做好有效衔接上,一方面,农商银行服务“三农”的方向不能变;另一方面,要把脱贫攻坚中的一些政策和机制充分吸收进去,在机制上发挥各方面的综合效能。同时,服务乡村振兴,还应当保持国家的政策扶持,国家对脱贫攻坚是有政策支持的,对助力乡村振兴也应该有政策支持。也就是说,不管是国有银行,还是中小金融机构,只要服务乡村振兴,投入乡村振兴,都可以获得政策性扶持。通过政策工具,让更多金融机构更好地助力乡村振兴。

此外,乡村振兴的组织架构也很重要。国家成立了乡村振兴局,省联社已成立服务乡村振兴领导小组,以及助力乡村振兴金融服务办公室,让专班专人专职研究和服务乡村振兴。一是要将巩固脱贫攻坚成果放在第一位,绝对不能出现规模性返贫。二是要研究如何加大产业扶持力度,这是重点。要对优势特色产业,特别是“一县一特”“一乡一品”加大支持力度。乡村振兴的核心在产业,没有产业振兴,什么振兴都是空谈。三是要更多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特别是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农业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这个过程中,要全产业链地发展产业,也要全产业链地服务产业。金融机构应当围绕农业产业全链条提供服务,也就是服务现代农业,包括原材料供应、生产基地建设、仓储、物流、营销、市场开发,等等,都要全力支持。由过去支持生产环节,转变到支持整个产业链。

关于有效衔接,什么叫有效?乡村振兴跟脱贫攻坚工作性质不同,5年过渡期,不是从今年开始,而是自脱贫之日开始计算。现在有的地方进入过渡期已一年,有的甚至已过去3年。所以,如何有效衔接,需要可量化可操作,这是一个课题。我们现在有一个初步想法,希望能像支持脱贫攻坚一样支持乡村振兴,能够创新一个产品,就像湖南省小额信贷助力脱贫攻坚一样。我们想把省里已经在点上推动实行的,包括外省创造的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的农村改革,加入市场化保险公司,省里的政策性担保公司以及农业龙头企业,进行深入探索。当然,这个工作的推进,需要依靠省里的行政力量,让农业农村厅、乡村振兴局、地方金融办都进来,才能把财政资金拿进来,或者把财政性政策拉进来。目前,正在研究这个事。我希望这个政策是全覆盖政策,而且要把它真正设计成产品。让政策资源、金融资源、市场资源,包括其他各方面资源,都绑在一起,发挥更大支持作用。

最薄弱环节是产业基础

《金融时报》记者: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度、广度、难度都不亚于脱贫攻坚,湖南是农业大省,在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目前存在哪些薄弱环节和亟待解决的问题?

赵应云:首先,湖南省是农业大省,农村广袤是基本省情。乡村振兴要实现全域覆盖,农信系统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就更重要。

其次,湖南省的农业产业基础整体比较薄弱,农业增效问题、农民增收问题、农业增产问题,产业环境问题,这些问题都比较突出。2020年,湖南省经济总量全国排第九,农村居民人均支配收入全国排第12;省里的农业龙头企业,上百亿规模的几乎没有。所以,湖南省为什么要培育十大区域农业优势特色产业,就是源于优势特色产业的基础比较薄弱,尤其缺乏引领性的国家级农业龙头企业。

第三,湖南的金融服务也是一块短板,金融意识不强,金融服务农村、服务乡镇有很多不足。湖南省提出要建设现代化新湖南,这个现代化就包括农业农村现代化,农业农村没有现代化,现代化湖南就要打折扣。所以,农商银行在农业农村现代化方面责任很大,任务很重。

最想争当乡村振兴主办行

《金融时报》记者:湖南农信在乡村振兴中将扮演怎样的角色?

赵应云:乡村振兴,很多金融机构都在做。湖南农信在乡村振兴中的角色就是两句话,一个是农村金融的主力军,一个是乡村振兴的主办行。

作为农村金融主力军,湖南农信跟角色定位相符。作为乡村振兴主办行,这个需要争取,需要主动作为,不是说天生就是你的,也不是靠政府下文件、发指示就能获得的。

如何争取?应当从以下几方面去努力:一是靠我们的作为去争取,要在乡村振兴中体现我们的主渠道作用。二是通过机制去争取,要搭建一种政府、社会、银行等多方参与的好机制,实现多方共赢。三是通过产品和服务的创新增强市场竞争力、用市场的方式去争取。农商银行做不做主办银行,不是我要你做,你就做得了,也不是说你想做就可以做的,要靠实力说话,要靠服务说话,更要靠担当作为说话。“十四五”期间,我们结合业务发展和乡村振兴需要,保守目标是,争取新增投放资金5000个亿。今年是900亿到1000亿的信贷投放,然后每年增加15%,可能还不止。最后是通过遍及乡村的网点,以及覆盖社区和村的普惠金融服务驿站去争取,通过把综合性服务都整合到一起,满足百姓包括金融、民生在内的各种需求,让百姓生活离不开我们。

最想取得突破的是普惠金融

《金融时报》记者:今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湖南农信如何开好局,起好步,取得新突破?

赵应云:以往,农信系统缺乏行业性或系统性规划意识,临时性或应急性工作安排较多。去年底开始,我们全系统分三个层级,制定了两个规划。

两个规划分别是“十四五发展总体规划”和“普惠金融专项规划”。三个层级为:全省农信系统、各地办事处和农商银行。两个规划覆盖三个层级。

今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起步之年,我们力求在普惠金融上取得新突破。普惠金融靠什么突破?大量拓展基础客户。所谓基础客户,主要是有效贷款客户,而且大量是涉农的,涉小微的。湖南是一个农业大省,非常需要小额信用贷款。因为,农户可抵押的东西特别缺乏,这方面要用创新思维去理解它、推动它。

普惠金融不管怎么做,都要体现这样几个特点:一是贷款可获得性,要容易贷得到。二是惠民性,要让融资成本更低,让百姓得到好处。三是可持续性,普惠金融不是搞慈善,要有利润,这是衡量普惠金融的几个重要指标。我们是把普惠金融作为一条道路、一个抓手、一种文化来培育,虽然要实现整体上的突破和提升,需要时间,也很不容易,但我们还是尝试通过“一平台五机制”来推动普惠金融。“一平台‘’就是数字化的普惠金融平台;“五机制”就是组织联动、信息共享、信用保障、风险共担、成果评价。我认为,做普惠金融,既要遵循一些基本原理,也要允许百花齐放,不搞一锤定音。全省102家农商银行,我们鼓励每家农商银行都去探索适合自己的普惠金融之路。

原文链接:https://h5.newaircloud.com/detailArticle/15727236_29223_jrsb.html?source=1

 

分享到: